逾期未至。

跳坑了
又跳了

[楚源]说说而已

源稚生经过的时候楚子航正在看一本书。冬末春初,空气里还有些凉意,楚子航的手在日本分部统一发的和服里露出一小节手指御寒。平时的楚子航穿着和服像是江户时代头发不合格的日本武士,冬天的肃杀隐晦地从一举一动中透露。而今天的楚子航更像一个陌生人。腰板靠着椅背,身子微斜,单臂撑着身体,这是源稚生见过的最接近“慵懒”一词的楚子航,阳光懒懒散散地穿过指间撒在书页上,温酒缓缓蒸出几缕水汽。他没来由的想到“岁月静好”。


想来今天没什么任务也就隔着桌子坐下。楚子航并没有做出任何反应,指尖微动翻过一页,好像周围不曾有什么变化。可清楚明明他是注意到了的。源稚生随口一问,“在读什么?”
“《朱生豪情书》。”楚子航把精致小巧的书签夹进书页里,有点乐意交谈的架势了。


“喔。”源稚生随口感叹,“想不到楚君还会看这种书。”光看书名就觉得这和楚子航平时的形象委实天差地别。源稚生强行把“情书”二字按到楚子航脸上,愣是脑补出了一副黑着脸念完台词浑身散发着一股逼不得已不情不愿的场面。源稚生乐了,来了兴趣。


楚子航抬抬眉毛,又低下头翻过。正当源稚生以为他把这句玩笑当真的时候,楚子航干干地念出声,“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源稚生一愣,险些以为在对自己说。像刚睡醒的人的声线。从毫不拖泥带水的干练干净变成了尾音稍长而略带沙哑的音色。难说不好听,尤为性感。


“我愿意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楚子航低头念着,好像在初中上语文课睡着被老师抓住要求朗诵课文。


可源稚生从里面听出了些不同于冷漠的情愫。明明近在咫尺却深觉着情书念的对象并不是自己,而是楚子航在念的时候想到的远方某个人。远到他抵达不了,却执着地传递着自己的声音。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最后一个音节缓缓落下,楚子航翻到原来的那页。指尖染上热气和着侧脸晕出淡淡的粉红面部线条变得出奇的柔和,显白的薄唇上也点了红墨似的明亮。


让人想吻。


“这类书偶尔会看看,也有可取之处。阅读范围比较广,什么都会拿来看看。”所以那几句情话也没有特别的指意……的意思么?


楚子航喝了口温酒再度低下头翻书。源稚生看不见他的表情。该说什么好呢,“没想到楚君还很适合念这类话”“不继续么,念得很好。”前者又或明或暗的挑衅的意思,后者更像老师,上位者的口味,不合适。不会接话了。源稚生低下头摆弄手指。真尴尬啊。他想。


“……我想要在茅亭里看雨、假山边看蚂蚁,看蝴蝶恋爱,看蜘蛛结网,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楚子航轻轻的出声,逐字逐句地像是念绕口令那样把每个音节都清晰地咬出。源稚生抬头,楚子航正直视着他。他们很少对视。双方都不习惯让别人因为自己的眼神不舒服,总是刻意回避。两人又相对沉默,互相干看着也只有不适。


现在楚子航轻轻地念着书里的句子,阳光正好,印在身上驱除寒意,没有所谓家族正义的负担,看着眼前念情书的人才是最重要的事。方才那种遥远的距离感也没有了,楚子航毫不闪避地看着源稚生。他第一次在楚子航单调的面部线条上读出那么浓郁的感情。楚子航像忘词了一样顿了一下,重复了那一句,“看水,看船,看云,看瀑布,看源稚生甜甜地睡觉。”


源稚生硬是愣了半分钟才当做玩笑笑出来,“用这种方法追女孩子,大概没有姑娘不会爱上你吧?”


楚子航“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许我和你偎一偎脸颊。”他把书合上,正身对着源稚生,
“醒来觉得甚是爱你。
“我愿意舍弃一切,以想念你终此一生。
“我渴望和你打架,也渴望抱抱你。
“……爱上我了么?”


阳光很干净、温暖,句子很美,楚子航的嘴喝过日本温酒之后看上去很软,行为又是那么蛮横,让人没得躲避,必须要直面这个问题。所以才会有的这种感觉。——想吻他这种感觉。
源稚生立起身,不重不轻地咬了一下楚子航的下唇,唇珠磨过嘴角。


“怎么说我也……不是女生啊,楚君。”



————————end————————


睡前写完最后一部分。……再不会看第二遍。脑洞好歹写出来了。夸自己。

评论(6)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