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期未至。

跳坑了
又跳了

[源稚生]醒来发觉甚是爱你

你醒来的时候他正在穿衣服。


修身的衬衫圈出腰部,衬尾若有若无地触及被子,从背后也能猜出修长的手指在胸前逐个扣上纽扣。源稚生耐心地扣上手腕的纽扣,从风衣口袋里摸出龙胆戒指套上食指,拎起风衣的肩头,内衬繁华的浮世百鬼图稍纵即逝。


他起身按压被角,转身对上你睁着发愣的眼睛笑了一下。


他走到床头俯身掀开你的额发亲了一下额头,“再睡会儿吧,还早。”


一夜过后古龙水清淡微甜的气味环绕在你们之间,他闭着眼睛,稍长的睫毛扑闪,偏阴柔的侧脸镀上红晕, 冰凉的嘴唇按上你的额头染上暖意,最后烫得生痛。新的一天开口的第一句话,还带有些许沙哑,也有撒着光辉的甜意。你发怔地忘了作何反应,随即猛的转头捂住额头侧身不看他,脸红地嘟嘴嘀嘀咕咕。源稚生轻轻地哼了声,你听得出这是在笑。


源稚生不太笑,对于乌鸦和夜叉的荤段子也是爆栗微笑对半分的情况。而面对你的时候他总笑,像吃到糖的小孩儿,自下而上潮起潮落自然而然的笑意。眼睛总是弯的,眸里只映出你一个人。


鼓足了勇气才拉住他的袖口,不满意地哼哼,“少主还挺忙,大清早的赶这赶那。不嫌累啊?”


源稚生坐在床边,握住了你的手,冰凉的指尖擦过掌心。他把你的手塞回被子里再附身拍拍被子。“不然晚上出去忙把你一个人丢家里?”


你恼得扑腾双腿,挪脚踢踢他的腰,“说爱我才能走,懂吗女人?”


源稚生愣了愣,嗤地笑出来,“昨晚的月色很美。”


“啊?就知道搬老梗!可去你的!”你顾不得害臊了,瞪他。


“说是今晚会是晴天。我让老爹把他的清酒带过来了。晚上一起看月亮吧?”


你捶了他一下,转身缩进被子里,“没救了,赶紧走吧。去去去。”


源稚生乐得不行,隔着被子抱了你一下,“我走了。”







评论(2)

热度(33)